而又特别

他是白月光

●请勿上升真人
●别骂他们,也别骂我
●不喜欢就默默退出


他似白月光

朱正廷就像橱窗里的Gucci,有着与生俱来的吸引力和生人勿近的气场。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胃里翻江倒海实在难受,他慢慢扶着桌子站起来,注意点门口站着一个陌生男人,想到自己狼狈了样子竟然被一个陌生男人看到了,他的脸上沉了沉,眼眸中也开始酝酿着风暴:“你是谁,来干什么”

范丞丞在叠影中看到一个挺拔的身影,温文尔雅的年轻男子,外形很高,身段柔美,好似掉入凡间的仙子。

“你是谁”朱正延再次问到。他已经进入了暴躁的边缘,放佛下一秒就要出手,教训一下面前的高冷男子。

“范丞丞”男子开口,“来救你朱氏一命,我要你百分之三十股份,换三倍投资。”

朱正廷慢慢坐下来,百分之三十股份,他自己只有百分之五十八。“你要的不是股份,是我弦致集团”
“不 ,我不要你的集团,你的位置永远都是你的,这一点如果你相信我,我们便成交”

“好,成交。”为什么会相信只见过一次的陌生男人,是因为自己毫无办法?不,不是的。没有这些投资,也会有别的办法。毕竟在商场摸爬滚打这么多年,总会有办法,那么,为什么答应范丞丞?


“那我们今晚八点乔克谈一下细节吧”范丞丞开口打破了平静。
“好,不见不散”

权哲不太明白,既然要谈合同并且范丞丞已经来了,就不能在办公室解决吗?为什么要来这么私密的私人会所?“阿正,不要勉强自己,你还有我们。”
“嗯,我知道。”


果然啊 ,所有人都能看出来范丞丞的目的,可是只有我,假装不知道,陪他演完这出戏。自嘲到朱正廷你也太傻,三年前的匆匆过客,竟让你纪念至此。

范丞丞早已在等候,面前的菜换了一轮又一轮,指针走了一圈又一圈,终于有人推门而入。两人同时低头看了一下腕表,九点十八。范丞丞等了朱正廷七十八分钟。朱正廷瞟了一眼桌子上的菜:炒西蓝花、煮西蓝花、拌西蓝花…… 西兰花,全是西兰花。“你迟到了朱正廷,像三年前一样。”
呵,三年前。
原来不是梦一场。


三年前,朱正廷处于事业上升期,父亲从政从未和任何人提起,所有人都不知道自己背景,只是怕给父亲添麻烦。只能自己摸爬滚打、虚与委蛇。而范丞丞早已接手家族企业,对这个圈子的事情清楚的一批。
觥筹交错间有一人推门而入。
“抱歉大家,我来迟了,自罚一杯。”
“哎呦,朱经理啊,来的这么迟,一杯就够?”
范丞丞坐在首位看着柳东难忘这个像仙子一样的人儿,却不发一言。毕竟素不相识,保护他没有任何意义。
“我的酒量在座的各位又不是不知道,我喝多了谁把我送回家?”朱正延开玩笑似的说。抬头一看“这位是?”
“这是范总,就是范氏集团饭老太爷独子”
范氏集团底下风投公司就有三个,如果能得到他的资金注入,公司周转、扩张就不再是问题。
朱正廷点点头:“你好。”心里却在暗自摇头,这么大的公司怎么会看上自己,还是不去招惹了。看看其他人吧。
整顿饭下来朱正延就没有去找范丞丞说话,只是在大家举杯的时候共同畅饮。而范丞丞就不一样了,所有人初次见面以后都是主动结交自己,来获得更多资金。而朱正廷却连看自己一眼都不曾,这个就很bad。他说他还要扩张公司岂不是更需要资金注入。所以范丞丞带着慢慢疑惑跟着朱正延去了卫生间。朱正延出门的时候并没注意到这位少爷,当自己在卫生间里吐完有人递来一张纸的时候依然没有注意到,还以为是个服务员,依然没有正眼看范丞丞一眼。“writer,给我拿瓶水,谢谢”范丞丞又顺手把水递过去,想看看他到底有多傻。这个真的是傻得可爱啊。
朱正廷抬起头来的时候只看见一个黑影,朝他脸压下来,忽然嘴上传来一种软软的触感,像是触电,一下子就愣住了,忘了伸手推开甚至还很喜欢这样被人拥吻的感觉,或者准确说,很喜欢被范丞丞拥吻的感觉。当他转身的时候看到一身阿玛尼白西装的时候大概就已经知道他是谁了吧,可是为什么还舍不得推开,这就很值得思考了。
范丞丞想为什么在朱正廷回头的时候我会吻下去,为什么我这么不能约束自己了?于是两个人分开后异口同声说了一句话:“你想明白了就来找我,地址是……”

这一想 ,就是三年的时光。

评论(1)

热度(14)